12月13日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

12月13日,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,一个铭刻于国人心底的日子。1937年12月13日,侵华日军在南京城开始了40多天惨绝人寰的大屠杀,30万同胞惨遭杀戮。
“昭昭前事,惕惕后人。”83年后,人们生活在和平年代,这段中华民族的屈辱历史,我们却不敢忘、不能忘。铭记,不仅牢记和平来之不易,还需汲取落后挨打的教训;纪念,不为激起仇恨,只为立下誓言:吾辈当自强。

登记在册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已不足百人
历史见证者正在凋零
但是 真相不应沉默

20211212170401870

陈德寿:奶奶端糖水过来时,姑母已经断气了
1937年我虚岁6岁。12月13日早上,日本人打进城来,放火烧掉了街头的房子。我父亲和邻居出去救火,日本兵看见就把他们一起抓走了,父亲再没有回来。
上午九十点时,来了一个日本兵,手上拎着个箱子,挨家挨户查逃兵。爷爷把香烟糖果拿出来给他。他根本不要这些,他要“花姑娘”。当时我母亲怀着身孕,我姑母陈宝珠一手抱着两岁的小表妹,一手牵着4岁的小表弟。日本兵看见我姑母就拖着她走,我姑母就跟日本兵周旋。

这个日本兵不耐烦了,就拔出刺刀,对着我姑母的大腿深戳一刀,我姑母疼得蹲下来了。日本兵就又在她身上戳了5刀,总共6刀,戳完后转身就往外走。我姑母疼得难受,跟我奶奶说:“妈,你给我端一碗糖水来吃,我疼死了。”等我奶奶端糖水过来时,姑母已经断气了。两个重要的亲人就这样没了,家里乱了。

20211212170401405

李高山:两次从日军枪口逃出
我11岁参军,1937年12岁。那年12月13日早晨,日本人把我们的队伍包围了。当时弹尽粮绝,值守的长官叫我们缴械投降,我们就都投降了。

第一次屠杀大约在晚上10点钟。 日本人找了一间公馆,把我们这些被俘的军人一起押进去,拼命把人往门里面推,大家前胸贴后背。之后,日本人把机枪架在窗台上开始对准头部扫射。人们一排排地往后倒。我个子小,前面人比我高,基本上只到人家背上位置,被前面人挡住了,我就没有受伤。
我和其他没死掉的人,慢慢从尸体里爬出来,从二楼抓着墙滑下来逃跑。逃跑后第五天,我们一起逃跑的6个人被两个日本兵发现。他们把我们带到之前的那间公馆,让我们排好队开始射击。我站在最后一个,当日本兵开始打第一个人的时候,我调头就往回跑。他们没追上我,我跑到一栋民房,到一户人家的床底下藏起来,这才没死掉。

20211212170402470

夏淑琴:那天,我失去了7位亲人

1937年我8岁,家里共有9口人,住在城南新路口5号一个哈姓房主的房屋里。12月13日,约有30个日本兵疯狂砸门,刚刚打开门的哈姓房主就遭到枪杀。我父亲跪在日本兵面前,恳求他们不要杀害其他人,也被日本兵用枪打死。
抱着1岁小妹妹躲在桌子下的妈妈,被日本兵从桌子下面拖出来。日本兵从母亲手中夺过小妹妹,把她摔死在地上。母亲和两个十几岁的姐姐被日本兵奸杀。外公和外婆试图保护我们,也被日本兵开枪打死了。 当时,我和4岁的妹妹藏在床上的毯子下。日本兵用刺刀朝毯子乱扎,我被扎中了三刀,昏了过去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4岁妹妹的哭声惊醒,看到周围全是亲人的尸体……幸好家里还有些炒米、锅巴,我们渴了就在水缸里舀冷水喝。 我们与亲人的尸体一同生活了14天,直到后来我们被一位老人发现,那时候我后背的刀口已经化脓。

20211212170402129

余昌祥:三四十人一起住地洞那年我10岁。1937年12月13日,日本人来的时候,看见了人,远的就用枪打,近的就用刺刀捅。我被吓坏了。后来,我和三四十人,一起住到家后面王全胜粮行的地洞里。那个地洞通到秦淮河,像个桥洞子一样,下面铺了一层板。里面都是老弱病残和妇女。

有个小门下地洞,用一个板把洞口挡着,上面铺上稻草,铺上被单,有个老太专门在那儿看着,像看门一样。 我们人靠人打起铺来睡地上,一家一家的。那是个排水沟,吃喝拉撒都在里头,生活不好过。

米问题不大,我们的上面就是粮行,地下水是淌着的。 我们在岔道的旁边挖了一个坑,用滤过的水来烧稀饭。那个稀饭烧出来以后,小便什么味,它就什么味,气味相当大。从来没受过这种罪,我们就这样过了一些日子。

20211212170402687

李秀英:我被刺中30多刀

1937年12月13日,日本军队一进城,就开始杀、烧、淫、掠。我的丈夫已经逃到江北乡下避难,我因有七个月身孕,行动不便,就和父亲留在城内,躲在五台山一所小学的地下室里。

这天中午,地下室来了三个日本兵。他们把男人赶开,把妇女带到另外一间屋子里,准备奸污。我趁日本兵上来解我衣扣的瞬间,抽出了他的刀,同日本兵搏命。日本兵见状大惊,同我争夺刀柄。我夺不了刀,就用牙咬住日本兵不放。日本兵被咬痛了,哇哇直叫。另外两个日本兵听到喊声,跑过来帮忙。 他们用刺刀向我身上乱戳,我的脸上、腿上都被戳了许多刀。直到一个日本兵用刺刀向我肚子刺来,我失去了知觉。
日本兵走后,父亲以为我死了,十分伤心,准备把我抬出去埋葬。当他和邻居把我抬出门时,冷风一吹,我苏醒过来,哼了一声。父亲听见了,赶忙把我抬回去,又设法将我送进鼓楼医院抢救。第二天,我流产了。 经美国医生检查,我身上被刺了30多刀,嘴唇、鼻子、眼皮都被刺破了。经过7个月医治,我才恢复健康。
被改写的人生

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

每当一位幸存者去世
照片墙的一盏灯就会熄灭
那些垂暮的老人
都曾是少年儿童
他们的人生
被战争和屠杀改变
这样被改写的人生
让人想到3年前刷屏的公祭日漫画

20211212170402501

那年乱世如麻
愿你们来世拥有锦绣年华
同是不谙世事的女孩
岁月间隔
让咫尺变天涯
83年过去 换了人间
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相继离世
但他们被改写的人生就在那里
他们的证言也在那里
那些血泪记忆
永远不会被遗忘
文/央视新闻采编

20211212170404479

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,“南京大屠杀史实展”今年开放留言的62天里,观众留言页累计高148厘米。
孩子用稚嫩的笔触,写下拼音“shì jiè hé píng”表达心声;老师参观后留言:“今后定当教导学生勿忘历史,牢记初心。”军人们来了,留言:“如果祖国需要,有召必回!”“为和平当兵!”
“铭记历史”“珍爱和平”“前事不忘,后事之师”等,都是留言高频词。

如果你去参观,会写下什么留言

本文由来源 LOCALHOST-最全软件库,由 Administrator 整理编辑,其版权均为 LOCALHOST-最全软件库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LOCALHOST.COM.CN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